中和抗體會成為新冠病毒治療的抗體藥物嗎?從抗體制備方面講一講
義翹神州 · 2020/07/13
科研人員擔憂病毒變異會出現傳染性更強或致死率更高的毒株,會影響抗體藥物或疫苗的研發。

多個新冠病毒疫苗的臨床試驗結果使人們看到了防治病毒感染的希望。但是疫苗作為病毒防治的第一條防線在一些人群中并不能起到保護作用,比如免疫力低下的老人。通過注射中和抗體能夠給高危人群帶來一定時間的預防保護,也可能是一種有效的治療方式。目前,全球科研人員已經獲得近百種新冠病毒單克隆中和抗體,并且至少有4種已經進行臨床試驗階段。相信在這些抗體中科學家能夠開發出有效的治療新冠病毒的抗體藥物。

新冠病毒單克隆抗體的分離主要包含以下幾個方面:

從患者外周血單核細胞(PBMCs)篩選抗體是目前主要的治療性單抗來源。高福等從PBMCs中分離出特異性的單個記憶B細胞,制備一系列IgG1抗體,篩選出4種可有效結合新冠病毒RBD蛋白的抗體,并且抗體聯合使用還會出現協同作用。嚴景華等用同樣的方法獲得的CB6抗體,已經完成恒河猴動物實驗,進入臨床階段。

單細胞測序技術加速了中和抗體的篩選。謝曉亮等通過高通量單細胞RNA和VDJ測序技術,從康復者血液中獲得能夠有效抑制新冠病毒的抗體,并在短期內具有預防效果。

較為傳統的人源化小鼠平臺也是中和抗體制備的中堅力量。Christos等人利用來自人源化小鼠及康復者的血清,獲得重組的全人源抗體,經過檢測能夠與RBD蛋白結合,獲得大量不同序列、特異性結合和抗病毒活性的單克隆抗體。Bosch等人通過H2L2全人源小鼠平臺,通過雜交瘤技術獲得4種與新冠病毒S蛋白存在交叉反應的抗體,并且47D11同時表現出抗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S蛋白的交叉中和活性。

在新冠病毒抗體中還有一類比較特殊的抗體,從SARS感染者中獲得中和抗體。復旦大學的應天雷等首次發現來自SARS患者的抗體能夠與新冠病毒的RBD結合,可以單獨或與其他抗體聯合使用用于預防和治療新冠病毒。David Veesler等人利用SARS患者的外周血單核細胞進行記憶B細胞篩選,發現S309能夠與RBD結合,有效中和新冠病毒和SARS。

從以上幾篇文章可以看出,新冠病毒抗體的主要靶點是S蛋白的RBD區域。但是目前新冠病毒已經出現多次變異,尤其是D614G突變體已成為全球主流毒株。因此科研人員擔憂病毒變異會出現傳染性更強或致死率更高的毒株,會影響抗體藥物或疫苗的研發。Scripps等人發現RBD區域的突變G476S顯著的降低了中和抗體的效應。

研究人員普遍認為隨著病毒的擴散,造成新冠病毒的突變率發生改變。正如每一個感染者就是一個移動的生物反應器。病毒在人體內經過兆億次的堿基配對,以及千萬級的患者數量,使得病毒發生突變的概率越來越高。這些突變就像一個個移動的靶標,尤其是RBD區域的突變,給抗體藥物的研發帶來重重困難。新冠病毒S蛋白三聚體構象是動態變化的,存在開關構象。在這種構象變化過程中可能會屏蔽抗體結合的抗原表位,降低親和力和結構概率,無形中給抗體藥物開發增加了一道屏障。

中和抗體的“競爭對手”就是細胞表面的ACE2,在抗體親和力上需要有更強的結合力。在體外測得ACE2與S蛋白的親和指數約為10 nM,因此推測有效的中和抗體,親和指數應在1 nM。至于抗體結合的動力學指標還有待測算。

抗體藥物研發過程中,需要對藥物的動力學、效價、免疫原性等進行評估,否則有可能會而被迫在臨床Ⅲ期終止研發,帶來嚴重的經濟損失。因此,在臨床前或臨床研究中,需要選擇合適的抗藥抗體進行免疫原分析,目前一般選擇特異的中和或非中和抗獨特型抗體。

義翹神州具有十多年的抗體制備經驗,擁有電融合、快速抗體制備。核酸細胞免疫等技術平臺,已完成大量抗獨特型抗體的制備項目。7月16日(周四)14:00,義翹神州高級研發經理李雁老師將帶來一場精彩紛呈的線上免費直播課,與大家分享抗獨特型抗體制備過程中的難點及在抗體藥物研發過程中的實際應用。

掃描下方二維碼立即報名!


查看更多
發表評論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夾下面 test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线